首页

最新热点

完善信息获取奖品

百集科普
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支持改善日中关系
热门词语:
日本型现实主义在战后日本国际政治思想的诸流派之中最具影响力,其代表人物更是深度参加了日本外交决议的制定。好比,高坂正尧既是战后日本国际政治学的奠基人,又是有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与政府军师。他不仅在学界和舆论界促成了日本型现实主义的崛起,还直接影响了多届内阁的安全政策。近年的口述史与新公然的个人文件表明,高坂对“无核三原则”、旧《防守规划纲要》和《综合安全保障策略》等政策的出台都施展了直接的影响力。若泉敬作为佐藤内阁的“密使”推动了“日美核密约”的签署,更是充斥“传奇”色彩。日本型现实主义可谓战后日本外交理念的缩影,时至本日,其思想的继承者仍旧坚持着对日本外交政策的影响力。例如,“安全保障法制恳谈会”的半数成员是高坂的弟子或深受高坂影响的人士,“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”局长谷内正太郎与若泉关系亲密,高坂的门生前原诚司曾出任民主党政府的外务大臣。

遗憾的是,欧美学者过于关注国际关系理论的普适性,疏忽了日本型现实主义的学术与政策价值。因此,研究日本型现实主义,有助于咱们超越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的范式论争,构筑对日本外交政策更有解释力的实践。

一、日本型现实主义的萌芽

得益于战后民主化政策,在战争期间被迫停刊的综合杂志先后得以复刊,日本舆论界再度迎来繁华。外交政策底本就是舆论界的重要议题,再加上占据期的日本把恢复主权作为重要目标,媾和问题遂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随着媾和条约谈判正式被提上日程,日本知识分子开始积极介入外交论争,试图借此推动现实政治。由此,战后日本的国际政治学和国际政治思想从起步阶段就感染上了“舆论性”。并且,当时国际政治学者极为稀疏,不少法学家、历史学家、政治学家甚至哲学家、文学家都纷纷参加到这场外交论争之中。

(一)外交论战:媾跟、武备与平安保障

二战后,日本知识分子大抵分为“进步派”与“保守派”两类,他们缭绕媾和、军备和安全保障问题唇枪舌剑。前者主张“全面媾和”、非武装与永久中立,后者支持“单独媾和”、再军备与《日美安全条约》。

1.?“全面媾和”与“独自媾和”

1949年末美国表明尽早对日媾和动向后,吉田内阁以盟军总司令部为靠山,采用对美一边倒的政策,把与西方国家的“单独媾和”定为谈判方针,赞同在媾和后与美国缔结军事协议,维持美军驻日的状况。与之响应,“进步派”为主的日本知识分子群体在同年12月成立了“和平问题谈话会”。针对吉田内阁的“单独媾和”用意,“和平问题谈话会”在1950年先后发表两份申明,系统阐述了“进步派”的“全面媾和论”。

然而,朝鲜战争的暴发对亚太地域国家尤其是日本产生了重大影响,使得“进步派”遭受重大挫折。小泉信三在1952年初发表《和平论》一文,率先对“全面媾和论”(以及“媾和后的中立论”)发动了挑衅。小泉认为,“在美苏对立的现状下,日本不论如何决定,都无法同时均等地满意美苏双方”,因此“全面媾和”没有现实性。

2.非武装与再军备

“和平宪法”划定日本永远废弃武力。1951年初,杜勒斯(John F?Dulles)在访日时请求日本尽早再军备,吉田内阁予以婉拒。但以此为契机,日本常识分子开端热闹探讨军备问题。

“进步派”素来立足“和平宪法”反对再军备,局部人士甚至崇尚不抵御精神。他们假想日本在媾和后立足中立,依附联合国实现本身的安全保障。而不少“保守派”认为媾和后的日本可以由美国来保障安全,没有必要再军备。

对此,山川均在1951年10月发表文章,较为体系地论述了“进步派”的“非武装论”:第一,最小限度的军备不仅违背“和平宪法”,在核时期下也无奈自卫,反而会给侵犯者以口实。第二,美苏拥有共存的可能性,况且对日本的攻打会引发全面战役,苏联不会直接动武。第三,再军备(以及修宪)有可能造成军国主义的回生,必须予以禁止。

针对“提高派”的非武装论,福田恒存指出:“非武装论”的主要条件??美苏的和平共存??缺少直接证据,批驳资本主义对共产主义的“二分法”过于极其。他认为苏联的和平意志虚实难辨,从国度好处的角度来看,“日本这样的小国无论如何也必需与强盛的国家配合”。

3.永远中立与《日美安全条约》

“进步派”主意日本在媾和后履行永恒中立政策,由结合国来负责日本的安全保障,“保守派”则生机由美国保障日本的安全。1957年岸信介内阁上台后,跟着新安保条约会谈的推进,安全保障问题再次成为外交论争的焦点。

“进步派”的中立论重要基于四个论点:其一,《日美安全条约》不仅无法完整保障日本的安全,还有可能将日本卷入美苏全面战争。反之,中立有助于缓解东亚的缓和局面,从而改善日本的安全环境。其二,《日美安全条约》使日本在政治上和军事上附属于美国,侵害了日本的自主性。其三,中立合乎“和平宪法”的基础精神,《日美安全条约》或使军国主义复活。其四,《日美安全条约》妨碍日中关系正常化,而中立可以增进日中关系的改善。

面对声势浩瀚的中破论,林健太郎断然表现支撑《日美安全条约》(及订正),并指出,美苏关联在1955年日内瓦首脑会议后升温,日本卷入全面战斗的危险日益降落。然而,这股和平共存潮流的基本是美苏均势,故日美安全保障体系仍然不可或缺。《日美安全公约》与“和平宪法”的条文只管有出入,但能够通过宪法说明来协调。他也同意改良日中关系,但认为这与《日美安全条约》并不抵触。

(二)“现实主义”的出生

“保守派”最初并未自称“现实主义”,反倒是“进步派”给“保守派”的观点贴上了“现实主义”的标签予以批评,无意中促成了日本型现实主义的萌芽。

高岛善哉最早在舆论界应用“现实主义”一词,批判“保守派”的“单独媾和论”是“低俗的现实主义”。务台理作亦把“单独媾和论”看作“现实主义”,认为其缺乏幻想与和平的精神。末川博同样批评“单独媾和论”的“近视性”,指出其在本质上是一种“现实主义或功利主义”。随后,丸山真男在1952年发表了《“现实主义”的陷阱》一文,批判“保守派”的“现实主义”。他列举了“现实主义”的三个特点,即简略地向既成事实屈从、只强调现实的一个侧面、跟随(政治)权力抉择的方向。直到20世纪50年代末,坂本依然称“保守派”的“现实主义”为“既成事实主义”,小林直树亦认为“现实主义”是一种“追随权力的立场”。

从他们的问题意识中,可以找到下列独特点。

其一,“保守派”器重权力政治,以为暗斗的实质是美苏权利奋斗,强调军事力气与安全保障的必要性。

其二,无论是在意识状态方面仍是保险保障方面,“守旧派”始终担心苏联的要挟。

其三,“保守派”不满充满舆论界的“一言堂”现象和“二分法”论述。“保守派”极为恶感不少“进步派”常摆出“战争对和平”“苏联是善、美国事恶”等“二分法”、不尊敬客观事实的做法,希望改正舆论界的这股“不良”气氛。

尽管“保守派”批判“进步派”的“二分法”,却也同样未能脱离意识形态。他们对苏联威胁的担忧,背地暗含的“苏联是恶、美国是善”的冷战思维,亦是一种“二分法”思维。正因为如斯,“保守派”与“进步派”各执一词,舆论界呈现分裂。假如无法消除意识形态,外交论争就难以产生具有建设性意义的本质性成果。

二、日本型现实主义的崛起

安保斗争停止后,池田内阁主打“经济牌”,踊跃推动《公民收入倍增打算》。日本经济实现起飞,1968年跃居资本主义世界第二。日本的经济大国化对国家的内政外交和社会思潮发生了深入的影响,中产阶层的增添使保功势力取得了更多支持。在舆论界,“进步派”的影响力逐步消退,“保守派”的舆论空间有所扩展。

(一)超越外交论争

日本型现实主义在这一时代产生了重大变更,其本源在于高坂正尧等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的问题意识。他们对“保守派”的思想既有继续,又有批判。

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同样重视权力政治,反感舆论界充斥的“二分法”论述。

比拟意识形态颜色浓厚的“保守派”, 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盼望外交论争可能更加理性化,解脱意识形态思维。他们之所以寻求理性,是因为此前的“二分法”外交论争缺乏存在建设性意思的结果。这一问题同样存在于现实政治中,保守、进步两派的对峙与矛盾,使双方更关怀“站队”,而非详细的外交政策。对此,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愿望“进步派”与“保守派”、朝野之间达成共识,为日本外交供给有力的舆论支持。

(二)“现实主义”的改革

1.高坂正尧与新的“现实主义”

以感性与共鸣超出此前的外交论争,是新一代“事实主义者”的问题意识。为了实现这一目的,他们对“现实主义”加以改革。萌芽之初的日本型现实主义不明白权力与价值的关系,而价值是“先进派”思维的起点。

高坂首先批判“进步派”,“理想主义者们过于强调道德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,缺乏对现在仍旧安排着国际社会的权力政治的理解。没有权力支持的理想不外是幻影,这在今日也是不变的事实。如果不充足懂得权力政治,我们提倡的理想就会成为没有实体的‘海市蜃楼’”。同时,他又指出了“保守派”存在的问题,“如果不斟酌国家应该追求的价值这一问题,现实主义恐怕就会陷入现实追随主义或犬儒主义。只有把价值问题纳入其中进行考量,(我们)才有可能追求从深远来看更吻合现实国家利益的政策”。

高坂的态度堪称“新现实主义”。他的观点奠定了20世纪60年代的日本型现实主义的基调,引起了不少知识分子的共识。比方,永井阳之助把“进步派”的见解视为美国式理想主义,指出其底色是“善恶对立”的“二分法”、外交的孤立主义与道德主义。在批判这种国际政治观、强调权力政治作用的同时,他又主张日本外交需要“接收了全民价值的久远眼光”,在实现安全保障的前提下构筑和平的国际秩序。这些见解显然反映出了新的“现实主义”的逻辑。

2.权力的多样性

立足新的“现实主义”,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不同于只重视军事力量的“保守派”,而是主张权力的多样性。在1964年发表的论文中,高坂把军事力量、经济力量、政治力量以及安排舆论的才能都视为权力的构成因素。这一见解在他两年后出版的著述《国际政治》中发展为“国际政治是力量的体制、利益的体系、价值的体系”这一著名论断,即一国的权力既包括军事力量与经济力量,又包含“软实力”。

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尤其重视非军事力量。用高坂的话来说,“因为以核兵器为核心的武力系统的损坏力明显增强,军事力量不再是执行政策的公道手腕……作为国际政治中的权力的重要形成因素,非军事力量的重要性显明回升了”。在他们看来,虽然军事力仍旧不可或缺,但大国间权力斗争的焦点已开始转向经济、科技等其余范畴。随着日本成为经济大国,这种观点在日后得到了进一步强化。

3.均势与和平

尽管指出了非军事力量的作用,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毕竟与“保守派”一样信仰以均势乞降平的理念。高坂认为,“均势在世界各地发挥作用,实际上构成了当前国际关系的基本模式”。均势有效阻拦了美苏动员全面战争。

另一方面,他们也意识到均势并不完善。高坂否认,“均势准则说到底只是苦肉计,没有超越健全的常识,无法保障稳固的和平”。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主张在保持均势的前提下,“各国保护自身的理念与利益,通过举动创建国际法,进步联合国的威望”,渐进地实现和平。

三、日本型现实主义外交政策的“处方”

(一)“吉田路线”与“海洋国家”

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把外交论争的重点转向了详细的外交政策。他们把目光投向了日本外交的根本方针,在反思“吉田路线”后提出了“海洋国家”论。

高坂认为,自主性不足是日本外交的最大问题,日本需要从新定位国家方向。战前日本在亚洲与西方之间摇晃不定,但战后日本属于美国的权势范畴,“对日本而言只剩下一条途径,那就是彻底‘脱亚’,作为‘远西’的国家全力谋求发展”。他批评战前日本没有成为像英国那样的“大陆国家”,是由于缺乏对外开放的愿望与辽阔的视线,战后日本受“吉田路线”的影响或将重蹈覆辙。

在他看来,“海洋国家”既是地舆和经济概念,又是精力和政治概念。一方面,日本需要应用四周环海的地理环境,积极通过对外商业发展经济;另一方面,日本应当推行更积极的外交政策,逐渐加强本人的实力。这种“海洋国家”论尝试修改“吉田路线”,至今还是日本政界与学界的一种代表性看法。

(二)“中等国家”与非核武装宣言

日本要成为“海洋国家”,必定需要安全的外部环境。因此,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在提出“海洋国家”论后,再次把重点转向安全保障问题。

核武装问题在日本受到关注的直接契机,是法国战略学家加洛瓦(Pierre Gallois)在1964年访日时的发言。他强调拥核查法国的安全具有重粗心义,建议同为“中等国家”的日本也进行核武装。这一观点被收拾并发表在《中心公论》上,引起轩然大波。不仅是“进步派”,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也明确反对核武装。

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固然反对日本的核武装,动身点却与“进步派”天壤之别:《日美安全条约》与自卫队可以保障日本的安全,“非核武装宣言”又能强化日本的“软实力”与“和平国家”的形象,何乐而不为?若泉在舆论界支持日本的无核化,却又作为“密使”促成了“日美核密约”,其中就反应了这种逻辑。崛起期的日本型现实主义对核武装的两面态度,在战后日本核政策史上留下了重要的痕迹。

(三)日中邦交正常化

在单独媾和后,日本与苏联、东南亚各国、韩国的关系纷纭改善,日中关系却始终难有冲破。无论是“进步派”还是“保守派”,都希望改善日中关系、尽早恢复两国邦交。

高坂认为,中国革命的成功为中国的古代化奠定了基础,中国领有宏大的潜力,将来将给国际政治带来重要影响。因而,日本须要摒弃意识形态思维,立足权力政治的视角制订对华政策。

从中美苏“三极构造”的意识出发,永井认为,在中苏决裂的局势下,中美关系有可能实现调剂。日本可以通过扩大民间交流、经济协作、支持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等方法推进日中邦交正常化,并斡旋美中关系。卫藤沈吉认为,中国问题事关日本的安全,提议日本不干预台湾问题,增强对华经济技巧交换,在改善日中关系的同时成为“美中之间的桥梁”。

显然,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支持改善日中关系,恰是基于对新中国潜力的沉着评估:日中邦交正常化契合日本的安全利益,日本为此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。并且,他们准确掌握了中美苏三足鼎峙的东亚格式与三者的实力消长,等待日本改善对华关系并在中美之间斡旋,颇具战略目光。

战后日本现实主义国际政治思惟不同于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,这一日本型现实主义萌发于战后初期至1960年的外交论争。当时,小泉信三等“保守派”看重权力政治、担忧苏联威逼、不满舆论界风行的“一言堂”景象与“二分法”阐述,支持“单独媾和”、再军备与《日美安全条约》。这些观点被“进步派”贴上“现实主义”的标签加以批判,日本型现实主义由此诞生。然而,萌芽期的日本型现实主义过于重视军事气力,带有浓重的意识形态色彩。到了20世纪60年代,高坂等新一代“现实主义者”试图以理性与共识来超越此前的外交论争,提出了权力与价值并存的新的“现实主义”,促成了日本型现实主义的崛起。突起期的日本型现实主义主张权力的多样性,追求在均势下渐进地实现和平,倡议日本以“海洋国家”为方向,反对核武装,呐喊尽早实现日中邦交畸形化。

革新势力在冷战后的衰退反而促成了一种虚伪的共识,导致日本外交敏捷走向保守化,违反了日本型现实主义的初衷。在安倍内阁的外交政策日益右倾化的今天,回想日本型现实主义的原点具备重要的现实意义。

(作者系日本京都大学法学研究科博士研究生) 

摘自中国社会迷信院日本研讨所《日本学刊》

(责任编辑:窝窝家早教网)
站内新闻 站内新闻 站内新闻 站内新闻
行业快讯
行业快讯 行业快讯 行业快讯 行业快讯
热门活动
  • 最优员工和最差员工如何管理?(1 最优员工和最差员工如何管理?(1

    时间:2016-12-13 14:09:48

  • 课比课首办行业菁英沙龙 弘扬教 课比课首办行业菁英沙龙 弘扬教

    时间:2016-11-01 12:47:01

  • 中考620分以上学生100%上一本 中考620分以上学生100%上一本

    时间:2016-12-28 15:35:47

TOP反馈